凌胜利:“美国例外论”的傲慢和“中国特殊论”的偏见
来源:光明日报 2018/10/11 10:24:10 作者:凌胜利
字号:AA+

导读: 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中美关系,应当更加成熟稳重。美国进行无端指责不是解决问题之道,而是应该和中方更加理性地沟通,更加包容地管控分歧,更加互惠互利地增进合作。

当前中美关系恶化是不争的事实,美国涉华舆论的转向更是对两国关系构成了严重挑战,而美国政要的一些言论则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近日,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涉华演讲混淆事实,无中生有,令人担忧。彭斯在回顾美中关系的百年历程时,认为美国历来对中国“恩惠不断”,将中国的发展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归结为美国的功劳,指责中国现在的“恩将仇报”是美中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从“门户开放”至今,中美之间的交往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如何评价中美关系中的功过是非,不同的立场与角色可能会得到有所不同甚至是截然对立的观点。而彭斯的演讲显然是将中美双方完全对立起来,显示了“美国例外论”的优越感和“中国特殊论”的偏见。

回顾中美两国的交往历程,美国确实在一些时段对中国发展发挥过积极作用。但是,美国并不是纯粹的“施惠者”,中国也不一直是“受惠者”。无论是“门户开放”提出对中国主权的尊重,还是二战时期对中国的援助,以及中美关系正常化后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持,美国在这些方面的所作所为中国并不否认。不过扪心自问,美国这些举措是完全的利他主义吗?美国就没有自己的私心吗?美国就没有从中获得回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美国主张在中国实施“门户开放”,不过是因为当时美国的军事实力还无法撑起商业扩张的野心,所以采取了这样一种和当时其他大国相比显得较为文明、其实是巧妙的利益扩展方式。通过“门户开放”政策的实施,美国在中国的市场得到了扩大,经济回报丰厚。二战期间,美国对中国的有力援助基本是发生在“珍珠港事件”以后,此时美日正式交战,中美两国成为战时盟友,增强中国的实力有助于消耗日本实力,美国帮助中国也就是帮助美国自己。不要忘了当年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借邻居水管”比喻,显示了美国对反法西斯国家的援助也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确实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便利,无论是市场、技术还是人才培养。不过与此同时,美国获利更大,中国巨大的市场成为美国许多企业的“金矿”,中国出口为美国经济繁荣和民众丰裕生活提供了支撑,中国人才也为美国的发展与繁荣作出了贡献。

综上所述,美国对中国帮助不是纯粹的恩惠,对于实用主义盛行的美国而言,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不可能是完全的利他主义。相反,美国也从中国获得了大量的回报。随着中国国家实力的增强,美国从中国获得的回报也会更加丰厚。经济上,中国为美国诸多企业提供了大量的市场,中国也给美国提供了大量物美价廉的产品和就业岗位;安全上,中美在朝核问题、阿富汗问题等重要议题上形成了大量合作,对此特朗普总统也是多次为中国点赞;政治上,中美两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维护澳博国际娱乐平台和平与发展方面携手合作的意义重大。可以说,中美关系的发展历程表明了双方是互惠互利,并非彭斯所言的美国单方面的恩惠。

彭斯称“美国是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维护者,中国是破坏者”,列举了在全球治理、亚太秩序、地区安全等诸多方面中国以“破坏者”的形象出现,而美国则是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维护者”。且不说在澳博国际娱乐平台关系当中,维护现状者并不具备天然的道德优势,把中美两国如此分别贴上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破坏者”和“维护者”的标签,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而一些事实说明正好相反。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美国政府在澳博国际娱乐平台上采取了一系列“退群毁约”的行为,对澳博国际娱乐平台法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组织缺乏尊重——这些能够说美国是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维护者”吗?只能说美国是自身利益的维护者,对于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是合则利用,不合则去。各国确立和实施符合本国利益的对外政策无可厚非,但美国将自己美化成道德评判者实在显得滑稽可笑,这样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做法难以令人信服。

中国是不是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破坏者”,当然不是美国说了算。中国是目前周边绝大多数国家的第一贸易伙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力量,中国提供了最多的联合国维和人员,中国的对外投资与贸易让不少发展中国家受益,澳博国际娱乐官网上多数国家和联合国、澳博国际娱乐官网银行等重要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组织都对中国的贡献表示肯定与赞赏,中国如何就变成了彭斯口中的“破坏者”?否认中国的这些贡献,将中国认定为“债务外交”的推手,地区安全平衡的颠覆力量,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修正主义者,完全是罔顾事实的错误认知。这些错误认知的背后,是将美国作为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视为理所当然,将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力量视为全球有益资产,将美国在澳博国际娱乐平台金融中的美元霸权视为大公无私。毕竟中美两国都是影响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重要力量,对于中美双方在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中的角色定位,刻意对立起来既蛮横不讲理,也不利于澳博国际娱乐平台秩序的维护与优化。

彭斯之所以能堂而皇之地说出上述错误认知,可以说是“美国例外论”在作祟。在其演讲中,“美国例外论”的优越感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中国则被视为“特殊存在”而另当别论。同一件事情,美国做了就符合道义,中国做了则备受指责——这就是美国的霸权“双标”。在是否干涉内政、海洋航行自由、构建势力范围等问题上,美国指责中国的理由似乎非常简单——中国的过错源自中国的身份,而非中国的行动。由于美国怀疑中国存在要挑战美国的意图,中国的所作所为都会被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的色彩浓厚。美国指责中国在贸易摩擦中试图通过对美国农场主和企业家施加压力来影响美国国内政治,且不说美国一贯自诩其政治具有开放性,这样的指责显得其自诩是何等的虚伪,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国予以回击,对美国农产品增加关税,是被迫之举,难道中国就应该束手就擒吗?其实惯于干涉别国内政的正是美国自己,这方面的事例数不胜数。美国声称发动贸易战导致中国股市下降,严重影响了中国的经济发展,那按照彭斯的逻辑,这算不算干涉中国内政呢?而在真正是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上,美国的干涉言行更是不胜枚举。美国海军可以对中国岛礁不断进行抵近侦察,却美其名曰维护地区安全,而中国海军的远洋行动则被美国扣上扩张势力范围的帽子。凡此种种,都折射了美国抛出“中国特殊论”的傲慢与偏见。

当前,中美两国有竞争的一面,但两国利益交融程度今非昔比,两国关系恶化对双方而言并非好事,也非澳博国际娱乐官网福音。当务之急是如何在中美竞争增加的情况下能够确保中美战略稳定,避免两国关系滑向修昔底德陷阱。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中美关系,应当更加成熟稳重。美国进行无端指责不是解决问题之道,而是应该和中方更加理性地沟通,更加包容地管控分歧,更加互惠互利地增进合作。

(作者系外交学院澳博国际娱乐平台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

原标题:凌胜利:“美国例外论”的傲慢和“中国特殊论”的偏见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