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政治当生意,特朗普赚了还是亏了?
来源:青年参考 2018/10/11 10:32:39 作者:胡文利
字号:AA+

导读: 近日,“逃税”成了热门词汇。10月2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调查报道,以大量详实的细节为佐证,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向父亲贷款100万美元,一手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这碗励志“鸡汤”纯属子虚乌有。该报称,实际上他从父亲手里继承了至少4亿美元财产,而且绝大部分是通过逃税获得的。

近日,“逃税”成了热门词汇。10月2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调查报道,以大量详实的细节为佐证,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向父亲贷款100万美元,一手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这碗励志“鸡汤”纯属子虚乌有。该报称,实际上他从父亲手里继承了至少4亿美元财产,而且绝大部分是通过逃税获得的。

次日,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了最新的美国400强富豪榜。在这份榜单中,特朗普的资产缩水了14亿美元,使其排名比就任总统前狂跌138位。

这位具有精明商业头脑的“美国最有钱的总统”究竟是白手起家的实力派,还是通过逃税获取不义之财的不法之徒?对他来说,当总统究竟是赚了还是亏了?

《纽约时报》:最富有的美国总统靠逃税起家

两年前,《纽约时报》记者苏珊娜·克雷格收到一封来自特朗普大楼的匿名信,信封里装有特朗普1995年的纳税申报表复印件。从那以后,她开始了对特朗普财务状况的漫长调查。

今年10月2日,克雷格和同事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1.5万字的调查报道,直指如今的总统从其父弗雷德·特朗普的商业帝国继承了至少4.13亿美元财富,其中多数通过逃税获得,超出了“钻空子”范畴,已涉嫌欺诈。唐纳德·特朗普在自传中塑造了“只向父亲借100万美元起家”的奋斗神话,这篇报道正在粉碎他“自力更生”的形象。

文章列举了特朗普家族的各种不正当手段。1992年,特朗普父子成立一家公司,表面上是为老特朗普的房地产公司提供物资,实则是个“皮包公司”,发票价格比实际价格高出20%~50%。此外,低估资产价值也是这个家族惯用的逃税手段,比如在改造一批价值9000万美元的楼群时,老特朗普在纳税申报单上填写的估值仅有1300万美元。

通过种种不法手段,老特朗普将资产转移给了子女,包括长子唐纳德·特朗普。这些资产的价值超过10亿美元,按照当时的法律应纳税至少5.5亿美元,实际交税却仅有5200万美元。1999年老特朗普去世时,大部分资产已不知去向,遗产申报表上最主要的资产是他长子的欠条,数额为1.03亿美元。当然,这笔账后来不了了之。

报道的作者声称查阅了数万页秘密文件,包括银行报表、现金支付报告、发票等。“最重要的证据是200多份纳税申报表,有老特朗普的,有特朗普家族企业的,有生意伙伴的,还有信托基金的。”

有人怀疑,《纽约时报》能掌握如此详实的证据,是因为特朗普家族出了“内奸”。该报回应称,老特朗普的遗嘱曾在家族引起内讧,亲人对簿公堂,在书面证词中“自曝”了不少财务澳博国际娱乐。该报还提到老特朗普“最偏爱的晚辈”、家族文件的保管人约翰·沃尔特“有个堆满箱子的地下室,里面全是老特朗普的财务记录”。

美国《纽约客》杂志认为,不管澳博国际娱乐来源如何,这篇报道都刷新了公众对总统的认知。实际上,很多内容只是证实了人们早已知道或怀疑的事。从竞选总统到现在,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始终是个谜,但调查显示,在1978、1979、1992和1994年,他不曾缴纳一分钱的所得税。

陈年旧账算不清

看到这篇调查报道,特朗普总统怒不可遏。他怒斥《纽约时报》“老调重弹,无聊至极”,并在推特网上讥讽道:“算上这篇文章,他们对我的报道有97%是负面的。”

“说总统家族逃税或欺诈,这些指控100%是假的,纯属恶意中伤。”特朗普的律师查尔斯·哈德发表声明称。不过,他接下来的话有些耐人寻味:“总统没参与任何事务,都是家族其他成员处理的。他们并非专家,因此全权委托给专业人士,避免触犯法律。”

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宣布,政府将尽可能追讨那些本应缴纳的税款。副市长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将调查是否真有房地产价值被低估一事。民主党则呼吁公布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

“没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必须调查此事,如果确实存在欺诈行为,总统应与庶民同罪,补缴每一分钱。”参议员克里斯滕·吉利布兰德告诉美国《国会山报》。

不过,法律专家认为调查难度很大,因为其中大多是几十年前的旧账,已经过了诉讼时效。“对国税局而言,要翻阅陈年旧账算清老特朗普赠与的财产有多少,或是打了几折转让,似乎不大可能。”美国奥尔巴尼法学院教授丹什拉·科兹告诉《国会山报》。

“这篇报道揭示了一件事:权贵和平民遵守的不是同一套规则。”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艾伦·埃斯格在推文中写道,“权贵不但能钻法律的空子,还能模糊合法避税和非法逃税之间的界限,并且几乎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但并非所有人都如此悲观。《纽约时报》的一名读者评论道:“美国有个简单的建国依据——如果要征税,就必须公平。这就是当年波士顿的人们把茶叶倒进海里的原因。后来这条原则演变为‘挣得越多,就纳税越多’。显然,税收制度的漏洞比瑞士奶酪上的孔眼还多,幸好我们有坚韧不拔的国税人员和嗅觉敏锐的记者,或许能将真相公之于众。”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事怎么没在选举前被曝光?”在上千条评论中,这条获得的点赞最多。

上任两年 资产缩水14亿

在《纽约时报》揭特朗普老底的次日,《福布斯》杂志发布了美国400强富豪榜。出人意料的是,特朗普就任总统后身家大幅缩水,几乎跌出榜单。

特朗普靠房地产起家。“1983年,特朗普大楼拔地而起,标志着美国零售业步入光辉时代。海瑞·温斯顿奢华腕表、卡地亚珠宝……大楼一至六层全是奢侈品店,18米高的室内瀑布一跃而下,钢琴师现场奏乐。”《福布斯》写道。

时过境迁,如今大楼风光不再,楼里空空荡荡,只剩古驰和星巴克等几个商户,还有特朗普自己的产业——酒吧、咖啡店、冰淇淋店等。不过,“他不大可能向自己收房租”。

从2014年特朗普宣布参加大选到2017年入主白宫,他的商业净营业收入下降了27%。就职后,他打破现代历任总统立下的规矩,不但拒绝政商分离,还将资产转移到儿子名下的信托公司。然而“神操作”没能为他带来收益,相反,两年里他的净资产由45亿美元缩减到31亿美元,在美国富豪榜上由第248名跌至第386名。

这位“史上最能分裂美国的总统”,究竟是怎样分裂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福布斯》认为原因如下:近年来,传统商业模式屡遭电子商务冲击,特朗普的产业也不例外;在媒体穷追猛打的报道下,那些被他夸大的产业逐渐“脱水”;近两年美国房地产行情走低,对他的资产价值也有影响。

最影响他生意的竟然是总统职位。特朗普名下有家名叫Doral的高尔夫俱乐部,其收入等于他在美国的其他10家高尔夫球场的总和,主要客户来自该国东北部,而这些地区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极低。2016年大选时,Doral的收入没有随着老板的曝光率上升而增加,反而大幅下滑。“当时,人人都批评他在公开场合的发言。”竞选期间光顾过Doral的杰夫·杜加斯告诉《福布斯》。

特朗普赢得选举时,Doral一夜之间损失了10万个房间订单,很多大公司终止了与它的商业往来。据,2017年迈阿密地区的豪华酒店行业上涨了4%,Doral却逆市下降16%。一名“疯汉”持枪闯进前台大厅、扯下桌上的国旗并开枪射中吊灯后,它的生意愈发惨淡。

在公众面前,特朗普大力支持拥枪,但Doral枪击事件发生后,客人进高尔夫俱乐部前必须通过金属探测器检查,还要让嗅弹犬闻一闻。“这可不是乡村俱乐部该有的节目。”一名了解特朗普高尔夫产业的人透露,“一开始客人们可能觉得挺新鲜,后来就厌烦了。”

当选总统后,特朗普名下的房地产销量下降颇多。“过去,人们选择‘特朗普’品牌是因为它代表奢华。”曾在芝加哥代理特朗普产业的房地产经纪人辛迪·萨尔加多说,“如今,很多人认为,这个名字意味着分裂、耻辱、道德低下,人们不愿与之扯上关系。”

“在分裂美国的同时,他也分裂了自己的企业”

特朗普曾在2000年吹嘘道:“我可能是第一个用总统候选人身份赚钱的人。”成为总统后,他“利用一切机会,拿总统身份帮衬自家生意”,比如多次在海湖庄园举行峰会。《福布斯》认为,作为总统,他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为自己的商业帝国谋福利,这是其他任何商人都办不到的。

去年圣诞节前夕,特朗普在总统办公室签署了近年来最重要的税改法案。签字后,他把玩着笔,得意地说:“我以此为骄傲。这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

《福布斯》指出,这也有利于总统本人。有分析师根据他2005年的纳税申报表计算得出,该法案能让他每年少交1100万美元税。

专家认为,特朗普制定的其他政策也都有利于他自己。“对进口钢铝材增收关税,可以推高房地产开发商的成本。对特朗普这样手握大量库存需要消化、近期不起建新项目的人来说,这种做法能提高竞争者的准入门槛。限制移民则可以提高建筑业的人工成本,和增加关税有异曲同工之妙。”房地产分析师戴夫·罗杰斯指出,这两条政策“对持硬资产的人大有裨益”。“为了把政治生涯和商业利益绑在一起,他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披上了冠冕堂皇的外衣。”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到目前为止,总统头衔对他的生意尚无帮助,反而是扣分项。《福布斯》算了一笔账:如果特朗普进行资产清算,补缴所得税并建立信托基金,将所有财产投资于繁荣的股市,其资产会比现在多5亿美元,而且无需面对今日的一切困境。

“这便是特朗普的商业运作和国家管理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他把政治当生意来做的策略已彻底失败。在分裂美国的同时,他也分裂了自己的企业——净资产损失估计在2亿美元以上。”《福布斯》称。

原标题:把政治当生意,特朗普赚了还是亏了?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